You are here 你现在这儿
Home > Life & Style 时尚 > 白塔与胡同

白塔与胡同

  这两天有些公干,要和各方人打交道。
  现在已平和多了,不似以前自以为正义。知命即止,本就身外之物,与正义何干,随缘而已。也就不把这些当成是忍受了,虽然去办这些事心里预期不会快乐,但与遇到的每个人为善,也正是积德之处啊。且福报就在眼前,这不事情也就顺了,就不那么难了。以前常贪天功为己有,自以为是自身有些素质,会与人沟通,现在明白只须一心向善,则自有福神相护了。其实不论信不信神,你心地一放松,别人也就放松,许多事情就化解了,这不就是道理所在吗(要是对的事,怎么都说得通的)。
  也是因此,这两天就常走一位老同学的老家儿后面的胡同,再拐到阜成门内大街上,好象是叫宫门口东西岔,是北京有名的地界儿。据说原来旧京城有名的黑白关公庙两庙中的黑庙(听人言关帝庙通常是白墙,但此处的庙独是黑墙,当然自有其讲儿了),就在大概两岔汇集的头儿上,对着白塔寺的西墙。
  每次在平安大街对面,从贴着儿童活动中心东墙根儿的那条胡同(如果还能称胡同的话儿)穿过大街,直着由林荫掩映的窄窄的胡同口进来,不远的里面,已经盖了新楼区,街面就有些宽了,是那种没有一点味道的宽。
  但走到了头儿上的三岔路胡同口,路东那个沿着原来横着的胡同边儿搭盖起来的大菜市场和对面的好几个小店儿,生活的劲儿就上来了,看着做烧饼的、烤肉的、卖主食的、买麻辣烫的,来来往往。
  再一转,进了右手的胡同里,一切已在身后,人在安安静静中行走,左右院子里的树杈伸到胡同上方,婆婆娑娑的半绿半黄。临街的门许多是半掩半闭,小小院落内的景象隐隐约约地滑过去。
  待顺着斜着的胡同走过几个在房屋拐角儿地上摆的菜摊,到了白塔寺的后面,两边的各式各样的门脸就多了起来,几位摊主聚着看下棋,寺墙外几个小憩的工人,对面几间刚装修好门面在收拾着,直到了宫门口东岔,就沸沸扬扬起来,自行车、小三轮推车、排队的人、拎着大大小小食物袋的人们,满目各色晃眼诱人的食物、糕点、小吃、水果、主食、蔬菜,小心地骑着车,看着两边不及入眼的纷繁,一边绕开地上的水渍,很花上了一会儿的时间,才走到阜内大街上。迎面是轰然的嘈杂车流。
  这两天有意无意地走这里,透过仍然挂满叶子的树枝看看难得的冬风中蓝天,远远地望望白塔,体会一下城市里原本就有的安静。一路上我在心里是在笑的,也是因为人应该以善对待一切。
  现在的人可怜,生活的趣味已然没有,只剩机械地不知疲倦地奔波,却自认在追求成功。可其内心真的安定吗?
王旭辉
戊子仲冬下浣

发表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