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你现在这儿
Home > Comminity 社群 > 相聚消息-梁晓坤

相聚消息-梁晓坤

DSCN3992

梁工晓坤这次来京,从数字上满是双数很是吉利,在北京停留六天,去了两次王府井,两次天安门,和二次西单。由于学业日程紧张,尽管天气闷热,蚊虫叮咬,不喜人多车挤而走路上下课的梁工依然认真非常,所以也没能有太多机会与同仁见面。

终于课程结束前一天的晚上,梁工有了时间,可以一起去后海转转了。

说起来也有点儿可笑,这北京人原来到了晚上除了出门在街边遛遛弯儿,鲜有休闲的去处。“非典”以后,露天活动不太受限制了,跳交谊舞的活动大大发展,凡居民区附近有较大的街边空地,就会有不少热心人带着用很多的干电池驱动的音响,跳起舞来。

这什刹海临平安大街一侧正是这样一块得天独厚的空地,临水又临街,有古树遮庇,不过不知为什么最近被围起来在施工,也许这块空地也会被谁琢磨了去吧。

梁工也因此没能看到这样的场景:前后左右三四拨大大小小的人群,和着乐音的节奏起舞,各种年纪,各种平素的服装。周围出出入入的人们,穿插着来来回回的招揽中式按摩生意的男男女女,过道的两旁是卖盘的卖烟的卖小玩意儿的小贩,着实的热闹。

穿过阻挡自行车和小三轮车的栅栏,走进了这一条儿原先称做荷花市场的小街,现在早已是沿着岸边经过搭栈台后重建的一排一律二层的整整齐齐的店铺,虽然小街的俗名未被改变甚至在街口还有一块解释其历史源由的矮石台,不过内中意蕴已是大相径庭了。

不甚明亮的街灯,半落地的大大的窗户大开着,酒吧内的音乐和歌手的歌声一直传到店外仅隔街面沿着水边栏杆摆好的桌椅座席上。年轻的伙计们在街上揽着客,每家的客人不算多,街上的走动的人不少。抬眼望去,暗淡的湖心岛,和对岸树影后夜空中游来游去的漫射光柱。

梁工在明明暗暗中不停地拍照,有些画面很诱人,但有些场景其实已暗得看不太出来了。
走出这条新建的小街,穿过另一头的栅栏和揽客的外地口音的三轮车夫们,顺着窄街到了另一侧岸边,街外水边一溜高大的杨树,街里是就着原来的居民平房,一家挨着一家大大小小的酒吧,一路上卖灯的,卖挂饰的、卖旧时宣传画的,卖玩具娃娃的,拉琴的,街边乘凉的,酒吧房檐下歌手大声唱着……

顺着岸边转过一个大弯,水面窄处一座小拱桥,就是接前后海的银锭桥了,两侧四街的灯光凑在了一起,汇集的嘈杂和人群,桥上甚是忙碌,桥下亦是忙碌,电动和脚踏小游船,还有仿江南的摇橹木船由此在前后海间来来往往。
此处原是旧时的燕京八景之一,称“银锭观山”,人立桥上可观京西远山之上的宝塔。如今视线早已被西海对岸的建筑遮断,不过即使没有被挡,在平常的城市尾气中也是看不过三里之远了。

选了后海南侧的一边走了下去,这边的酒吧要多一些,而且走出去一段就可以看到被北侧房屋挡住看不到的广阔水面,和对岸远远的酒吧的灯光。

其实,在这一块最后剩下的还能称其为北京的地方,出现几百家不中不西的酒吧,颇令人不解。而许多游客在夜晚被带到此地以领略北京风情,则更是莫名其妙。而当你注意到无论是老板还是伙计都是口外的口音时,也许就更会奇怪这幅京城内地的“热闹”景象了。
原路回来,避开不停的揽客伙计们,在两家原先印象还好的店中挑了一家进门,就在吧台边坐下了。三个年轻歌手轮流唱着,水平还好,几桌年轻的客人也很给面子,气氛的高涨和新客人的加入,让歌手们更加精神。音响声音有些吵,人需要适应一下。

这是这些酒吧的通病,其实人所处之的气氛要有高有低,不可能一直紧绷着,会让人感到累,这可不是客人来这儿的目的。这个地方大部分的酒吧更像是个演出摊儿,歌手是场面中的主角,有时候发现客人在互相说话,他们会自然地加劲儿以吸引客人的注意,有些笨,白天睡足了的歌手能精神亢奋撑上五六个小时,客人可就一走了之了。

酒吧还能生存只是由于承受了许多的现在人的需要,大家下班后要有个去处放松,亲朋需要个地方欢聚,想要娱乐时看看演出(大剧院一年没几回还门坎太高,普通人不想费那个劲儿和钱,也不想去装那个正经),来了远处的友人,也想找个众乐乐之地,体会一地的风情。

所以这些酒吧应该是能让人放松感到亲切之所:音响在人们所习惯的城市噪音限度之内,歌手能根据店内的客人更换歌曲,歌曲彼此间起承转合以旋律和轻节奏为主,演唱中亦能给出客人评论和聊天的空间,以客人为主人不喧宾夺主,歌手要能与客人沟通而不是自视太高,演出休息时的过渡音乐大小可以保证客人互相轻松地说话……

如此一来,客人的充分放松,因而随之的友善气氛,就会让人更愿意多待上一会儿,而且也肯定不愿再去那些吵闹的不专业的酒吧,酒水的消费和其他相关的销售都会提升,又何需雇上许多年轻小妹费人费力的强推强荐呢。
不管这许多了,梁工已经用功好多天了,这时再闹些正好轻松痛快……

告别了吧台的小姑娘,在歌手替客人抽奖的空当儿离开了。银锭桥上下已不那么喧哗了,可街上的人依然不少。过了桥,从街口漫步入烟袋斜街,一条窄窄的小街两侧密密的旅游小商店,还有到了傍晚后才出来的几个小吃摊儿,一家近百年的修整过的老字号浴池,一个已用做小酒吧的小小的道观。这条小街不似平常的胡同,而是转了两个弯儿斜着穿到正南正北的德胜门大街上。

站在大街旁,用手遮着路灯的灯光,给梁工指画着夜幕中宏大沉稳的鼓楼的暗影。而沿着鼓楼前这条已繁华了几百年的大街往南不远就是德胜门古桥,桥旁是这几年刚刚被恢复修缮的火德真君庙。

下到古桥下的护岸上,两侧的避水兽活灵活现,绝没有丝毫火神庙前新做的石狮一般的造作和呆板。让梁工遗憾的是天色太暗,为家人准备的照片是无法拍到了,不过听到说能摸到避水兽的头也会为家人带来好运,还是很高兴。

看过了旧时水闸的残迹,上得桥来,送梁工坐上出租车,已是深夜子时了。

梁工运气好,几经周折定下的最后来京日期本在暑日,可到京两天后天就下雨开始转凉快了,想来这后面的几天会让她对北京的感觉好一些。

王旭辉

发表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