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你现在这儿
Home > Living 生活 > 《老董》补记

《老董》补记

(编者注: 2011年末,收到了《老董》原作者亚元兄的邮件,全文如下:“我是个懒散的有些不像话的朋友。感谢你们常年发的那么多的短信。前些日子我又有了些闲时的怡情,写了些文章,有续写的关于老董的文章的后记,似乎可以表达对朋友的感激之意,发给你们,权做是对你们的感谢和新年祝福。” 现遵亚元兄嘱,奉上修改并增补过的《老董》,致新年问候。 )

老董不是班上年龄最大的,但是面相最老。所以从上学开始,老董就理所当然地被称作老董。

老董面相老不能怪他,怪他家的成份。老董祖上人丁兴旺,聪明能干,勤劳吃苦,把光景过好了,后来解放了,落了个地主成份。在那个讲阶级斗争,唯血统论的年代,这地主成份可把老董给坑惨了。青年时期的老董长得帅呆了,却连个媳妇也说不上。虽然老董聪明伶俐,念书在十里八乡拔尖呢,但当兵、招干、上学的好事根本就沾不上边。像所有地富子女一样,老董只能在生产队里干苦活重活、脏活累活。十年光阴,生生把个青春靓丽的小董折磨成了一脸苍桑的老董。

高考制度恢复以后,老董不甘再受贫下中农的压迫,发愤考大学,出人头地。已是大龄青年的老董用眉户腔哼唱着“爱拼才会赢”的曲子,起五更、熬三更,苦读了几个月,凭着只有初中毕业的底子考上了大学,与我们大家做了同学。

上学时,老董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十分用功,学习成绩名列前茅。每天晚饭后,在宿舍稍事休息,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与大家打声招呼,说:“那我给咱把外作业‘哪”一下(ha)去!”说完径自去教室用功了。大家就以为老董是给“咱”“哪” 作业呢,该玩就玩,该睡就睡。岂不知,老董把外作业全都“哪”到他自个的本本上了。老董还有个晚上躺在床上看书的习惯。每天晚上从教室用功回来,就熄了宿舍的大灯,拧亮床头的小灯,开始夜读。每当读到受活之处不禁拍床叫好。激情夜读,时常持续到子夜凌晨,难以罢休。当年班上有几句顺口溜曰:“要是老董已经睡了,大家就都睡了;要是万义没有做作业,大家就都没做;要是亚平吃完了,大家就都吃完了;要是国华也没有被小女生看上,大家就都没有被看上。”等等。就这样,人家老董宿舍教室的学习呢,白天晚上的用功呢,其他人却晚上背着床板听老董叫好呢,白天精神萎靡不振,学啥怯火啥,记啥忘性啥,老董学习成绩能不名列前茅吗。同宿命里睡眠一直不好的吉海老兄让老董的夜读叫床声折磨得神经衰弱,脸黄肌瘦,像得了黄胆肝炎似的。后来,吉海、建民两位老兄不得已远走隔壁宿舍,一直到毕业,再也没有重归故里。到隔壁宿舍后,建民、吉海两位老兄的学习成绩就像大牛市一样,一路上扬,节节攀升。后来建民兄考上了社科院研究生,在向低年级同学介绍考研经验时,语重心长地告诫说:“能否考上研究生,关键是要选择一个好宿舍啊。”不明就里的低年级同学还以为建民兄在讲风水学呢。据说有一位从新疆来的名叫宋晓砚的小姑娘,在考研究生时还真的偷偷请了一位风水大师去她们宿舍着实勘察了一番呢。

毕业后,老董分到省电大教书。凭着传承了董家精明强干的血脉,又有着十年艰辛的农民生活历练,再插上了知识的翅膀,老董玩个电大,还不是碎碎个事。别人去上课,课本教案,习题资料,手提怀抱,恨不能把图书馆搬到教室去,学生还是听着云里雾里。可老董,一根粉笔一张嘴,两条胳膊两条腿,潇洒亮相,激情演讲,上言天文,下及地理,从三皇五帝,到当今时弊,把个博大精深、具有中国特色的统计学原理讲得是头头是道,天花乱坠,出神入化啊。全教室的同学除一人之外,全用敬仰的目光(指男同学)和含情脉脉的目光(指女同学)凝视着讲台上老董那高大光辉的形象。而那位没有把目光凝视着老董的学生在低头苦思冥想:这董老师胸罗万象,口若悬河,学贯东西,博古通今,知道得这么多,那他啥不知道呢?一时间,在祖国的三秦大地上,电大学生四处奔走相告,广为传颂着董老师的美名。有不知道电大校长是何人者,却没有不知道董老师大名的。每临考试,电大学生无不以当面聆听董老师点石成金的辅导为幸事。各个教学点争先恐后地聘请董老(聘请人对老董的尊称)前往指点迷津。老董自然是以忠诚党的教育事业为宗旨,以普渡众(学)生为己任,不辞劳苦,南来北往,东奔西走,一路风尘一路歌。秦巴大山里,黄土高原上,陈仓渭水畔,潼关黄河边,无处不留下老董讲学的足迹。真可谓:传道授业解惑,循循善诱;教书育人赚钱,孜孜不倦。每去讲学,有老董“追星族”,自发前往界迎,面带微笑,手捧鲜花,在地界两旁列队迎候,使老董心里十分受活。但老董还是故作严肃地告诫同学们:大家不要形式主义嘛,这不利于领导干部深入群众嘛,大家热爱我就是热爱党的教育事业,但没有必要搞这些花花架子,要来些实在的嘛,比方说,上次有位同学说我辛苦了,请我吃肉夹馍,只给我买了两个馍,这咋够吃呢,起码应该买上四个肉夹馍嘛。

老董虽然爱生如子,全心全意地为学生排忧解难,努力提高学生的考试成绩,但是该坚持的原则却是绝不含糊的。尤其是坚决贯彻执行商品经济的基本原则。每有来请老董讲学的人,总是仰着一张虔诚的笑脸,眼巴巴地望着老董严肃的面孔,喋喋不休地述说着下面的同学对董老师如何敬重,如何期盼云云,以试图博得老董的欢心。每当此时,老董不由躁气得不行,左手抬起手心向下,右手食指顶着左手手心——做一个标准的蓝球场上暂停动作——说:“说外没用的弄啥么,咱不咧咧外事情,有车没?没车咱就不说了。课时费咋算,低于##元钱(此处如此行文,不是笔者东施效颦学贾平凹,实为老董保守商业机密),你寻别人去!”干脆硬朗,该咋就咋,使双方会谈立马进入实际性阶段,有力地保证了老董繁忙地教学工作的顺利进行。

不过也有不知老董威名,不把老董当回事的没眼色的货。有一次老董去汝强行长的家乡韩城一个银行教学点去讲学,去的时候,人家倒是把老董高接远迎,拍得舒舒服服,没啥不欠活的。讲完学临走时,主事的人来对老董说,行里车紧,人也放假了,看看董老师能否自个乘车回去。老董啥时被人这样下眼观过,不由怒从心中起,怒声喝叱道:咋话,把村长不当干部?我跟你胡行长是同学呢?敢说没车?去把你胡行长叫来,让他给我说!犹如雨点般的唾沫星子向那主事人扑面而去。咱汝强行长在家乡自然是个响当当的人物,这老董扎出一付与汝强行长平起平坐,等量齐观的架势来,可把一帮人给吓坏了。行领导慌里慌张地赶来,赔尽了笑脸,说尽了好话,赶紧安排好车,左挽右扶地把老董伺候上车,往西安送去。在车上,小年青司机不经意问老董道,你得是与我胡行长是同学?老董应声喝道,咋话,你看着不像得是?我不配与你胡行长同学得是?你去问你胡行长去,当年你胡行长每到考试时,争着抢着要跟我坐一块呢,你知道为啥嘛,他想抄我卷子呢(笔者作证,这话老董胡吹牛呢,汝强行长从来就没有抄他的卷子,明明抄的是他的同桌守清的卷子嘛)。小年青司机让老董给嘿唬得头皮发麻,乖乖,敢情这董老师比我胡行长还厉害得太太呢。一路上大气不敢喘,打起十分的精神来,安安稳稳地把老董送回了家。

要说老董,也不是没有缺点。主要有三个缺点。这第一个缺点是,公然违反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生了两个儿子,成了咱们班计划生育工作活生生的反面教员。老董的两个儿子长得实在心疼,如玉树临风,比老董年青时帅多了。宋晓砚见了喜欢得不行,死缠硬赖地当了老董儿子的干妈。据老董说,干儿子给她磕头,红包里给干儿子才包了两块钱,还让老董请她在西安饭庄吃了顿饭,把个老董心疼地逢人就说这事亏扎了。老大已大学毕业,在苏州一家外企工作,听说谈了一位漂亮的苏州姑娘。老二今年又考上了大学,去咱亚民书记那上学了。不过老董两个儿子有出息,功劳不在老董,在于董家大嫂。董家大嫂的确是个贤慧善良、相夫教子的好女人。当年老董在农村是地富子女,抬不起头,贫困潦倒,是个背背sa的时候,人家董家大嫂就看准了老董是匹黑马,毅然决然地跟了老董。两个儿子也是董家大嫂费尽心血养育管教大的。老董成天在外忠诚党的教育事业呢(其中不乏假错此名干些在外打麻将、谝闲传的勾当),忙得白天黑夜不着家。就是在家也是说一不二,挑三拣四,吆五喝六,七个不是八个不对,就(九)是没耐心,十分讨人嫌,两个儿子躲还来不及呢。所以,老董家两位贤侄有出息,应向董家大嫂致敬。看在董家大嫂面子上,两个贤侄又有出息,这老董的第一个缺点就不再说了。这老董的第二个缺点是一贯与无产阶段过不去。当年在农村当地富子女时,是孩子王,纠集一帮与他同类的黑子女组成蓝球队,在球场上公然与贫下中农子女球队进行对抗,拼着命地把人家往死里打,绝不象现在足球联赛,打个假球啥的,实在是不开眼。参加工作后,一贯厌恶政治思想学习,只走白专道路。有一次,单位领导布置了一篇政治学习文章,要求自学后写出心得,字数不限,力求简炼。文章收上去领导一看,老董的文章最简炼,全文如下:“已阅。启民。”老董的第三个缺点是属于生活小节方面的问题。有一次,咱们同学聚会,气氛热闹,酒兴大发,老董不觉就喝得有些高了,但老董还要喝,让服务员小姐再拿冰冻啤酒上来。服务员小姐把酒拿来后,老董醉眼惺忪,七分迷糊,三分清醒地抓着服务员小姐的胳膊不放,嚷道,哄谁呢?冰冻啤酒咋一点都不凉呢,去,换一瓶!过了一会儿,扶他去洗手间,老董往马桶上一坐,头也不抬地说:开车!大家一看不行,赶紧扶他上车回家。到了家门口下车,发现老董光着两只脚,忙问咋回事,老董迷迷糊糊地说:刚才进门时我把鞋脱在门外面了。老董对自己第三个缺点在酒醒之后,有了深刻地检讨,一再请求大家保密,不要让董家大嫂知道,以免回家跪搓板,并承诺要请大家吃饭,以示谢意。但时日已久,这顿饭就是兑现不了。树平,守清为此隔三差五的打电话催促老董,费的电话费都够吃顿饭了,可老董就是推三阻四不着调,真是没脾气。

{写后感言,权作后记}

黄昏时落日余晖满天 远眺窗外山景

深夜里皎月白霜遍地 聆听远处竹声

这是一篇并不完全真实的戏说小传。文中的诸多轶事也是从老同学们中听来的——听谁说的记不清了,也许并不全都发生在老董身上。但我还是以为,把这样的逸事嫁接在老董身上,读来听之,并无牵强唐突之感。在我们的感知中,在我们这个屈指可数的老同学圈子中,这些逸事最为符合老董的性情特质。

说来也怪,老董向来是老同学中令人敬重的老大哥之一,却又常常是同学们聚会餐桌上,娱乐牌桌上最多的玩笑与调侃的对象。一个令人内心敬重却又可以随意相处的男人无疑是可以成为大家的朋友的。一直以来,老董是我们这个圈子里大家共同的朋友,尽管他时不时的暴露出一些农民式的黠慧与率直,因此而使你难堪或生气,但过后你不得不暗自认可他的黠慧对你的启迪,不得不承认他的做事方法常常是最为有效的途径,他的话常常是话粗理不粗的大实话。说实话往往是去了委婉、世故、情面的外衣而赤裸着的心底与性情的。心底不善良、性情不率真是说不出大实话的。同时,内心没有一份做人的坦然,做事的坚强,没有对人情的洞悉,没有对事理的睿智,就算善良率真的说出了大实话,也不会是让人过后思量心有所获的金玉良言。这让我们这些自觉不自觉的在许多场合说着虚情假意的奉承话,客气周全的场面话的人自觉形秽。我们真应该为我们的人性的异化和性情的沾污而汗颜。老董已过知天命的年纪,还有着这样一份做人的本真,就该是我们的良师益友。

有做人的坦然,就会有做人的担当。老董是穷人家的孩子,小时候历经坎坷,受了不少的罪,自知生活的苦难,始终把持着一份积极向上的实干。在他的身上是没有娇气和浮夸气的。老董之所以受到大家的敬重,除了他性情中的可爱,也是因为他的出色。无论是家庭角色还是社会角色,老董这些年是认真地去做了,做出了令人起敬的实绩。这对一个从农村出来贫寒无助的人来说付出了怎样的艰辛,承受了怎样的担当是不言而喻的。善良的心底,率真的性情,实干的品德,有了这些,不是圣人,总归是好人了。好人受到发自肺腑的尊敬,听几句不值钱的溢美言辞是应该的。

在人生的旅途上,因为机缘巧遇有幸会与不同的人搭乘上了同一趟列车,成为人生旅途的旅伴。尽管又是因为机缘巧遇,有人转乘了其他的车次,但曾经的共同旅行所既有的相识相知确是历久弥新的回味。我一直很庆幸自己进入了“统七九”这个车厢,这是我走出家门进入的第一个生活集体。我是在那段旅途中学习成长为一个有了些独立能力的人。感谢“统七九”车厢里那温馨的气息,感谢曾经给予我无私帮助的兄弟姐妹们。如今我们各自疲于奔命,平日里离多聚少,生活的惆怅和工作的重负,使我们并没有太多的喘息去无病呻吟的怀旧,但每每工作之余,闲暇之时,黄昏时落日余晖满天远眺窗外山景,深夜里皎月白霜遍地聆听远处竹声,或者是身边纷繁紊乱的人与事使我们身心疲倦的时候,还是会常常回忆起曾经的那段快乐的旅途和那些给予我帮助的旅伴的。从时而得到的为数不多的有关他们的生活信息中,常常会分享到美好的快乐。说来与西安的几位老兄算是来往较多的,那也就是多了几次聚餐。但“相见亦无事,不来常思君”的那份感念是不时萦绕心头的。尤其是像我这样漂泊异乡的浪子,更是因了太多的孤单有着“每逢佳节倍思亲”的感怀。

给老董写戏说小传,起始于对老董那些轶事的高兴与欣赏,也不乏对那些事和对老董调侃。但在我的内心深处是明白的,该被调侃的未必就是老董,也许读到这篇戏作的朋友是明白这一点的。但我还是想郑重其事的正面的表述出我对这位兄长般的老同学的敬意,这不是多此一举的秀,这是对友情的尊重。这不仅仅是对老董的尊重,这更是对“统七九“那个车厢里众多的兄弟姐妹们曾经共同的人生旅途的尊重。

我也已到了知天命的年纪,想到这一点,实在感到人生的匆忙,也许更应该多一些精神上的依托。晓砚师妹说她是信佛的。信佛也好,总比没有精神家园的孤魂野鬼好。晓砚师妹还教导说,不管信什麽,总是要信人性人情的。佛是倡导爱的。有了爱心,就是有了佛心。敬佛是需从敬人开始的,我们身边众多的好人就是佛教化了的,是佛心的发扬光大,敬了他们就是敬了佛。尽管我是愚钝的,但悟到了这一点,想来也会是再多一些佛心的吧。

亚元yayuanss

发表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