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你现在这儿
Home > Events 活动 > 周四(2014.1.23),“小年儿”庆贺礼

周四(2014.1.23),“小年儿”庆贺礼

IMGP8374

四点半,寄望于二三点就溜出来的同仁先到了(哈),彼此寒暄了几句,就准备开始剁饺子馅了,这家传的素馅饺子,可要十来样的料儿才行的(此处略去四十字,嘿嘿)。

这边整理着室内,那边剁馅儿正紧的当口,左等不来右等不到的声明要主管和面的同仁带着小女儿上得楼来,他特意从单位回了一趟家,把昨天晚上收拾到夜里两点,要捐的衣物书包鞋子等等一大包带来,要同仁下楼两人一起才提得上来。

才和上面,在北京实习的同仁到了,净了手,接过和的差不多的大盆面继续揉着。想着人多,同仁重起手又和一小盆儿面补着。

那边菜已剁好,使着全力挤着菜汁,案板上还在剁着两样,其余处理好的六七样摆在旁边儿等着,同仁剁着来劲儿,他今天功劳小可啊。

招呼着小女儿,来回拿着东西,把场地布置得差不多了,点上灯盏,薰上香。这时,三位女生,一大(人)两小,驱车赶到,她们从五环外过来。

那边几位同仁们忙着面和馅,不用插手。大家就坐下这边,先开始折叠供品。小女儿认真地向大人讨着干果糖瓜,点心炒货,用小盘儿和小纸盒儿一样一样地供上祭桌。

面已和好,同仁过来一起准备供品。很快,馅料也全部剁完。两边换人,开始过油拌馅儿。这咸淡味儿,事关成败,不可轻待,既要照顾众人口味儿,又不能失了底蕴。同仁最后还是又加了一小匙下去,料也无妨。

开始包饺子了。没想到几位小女生,手上满是手艺,一上手包出来像模像样儿,原来在家中做饭时,不曾做闲人,总帮着做东做西(如今这可真是很难得的)。这不说着,大(人)女生刚捏出个花饺儿,这小女生手里就捏出个老鼠和刺猬来,活泼神似。小女儿不声不响,手里头捏出来一个两个的,放在那儿,精精神神,绝对是饺子样儿。

再看这位高高大大的实习的同仁,就稍有些不堪了。虽说看着似亦包过饺子,可这形状总也不似个饺子样儿,瘪瘪的趴在那儿,无精打采儿的。根据他的所述来判断,似乎学艺不全,差了一道手序,且还是适用于肉馅儿饺子的。几位女生虽然没太给他压力,他也热情十足地包着,大家终于还是忍不住教他改变包法儿。这包法儿虽然改了一些,饺子也站起来了,可是包肉饺子的习惯使然,夹馅捏的皮儿太多。后来汤里的散馅,看来多出自他之手啊。

看着时近六点半,馅儿也去了大半。电话里在南城上班的同仁,整个部门被领导按住一个一个过门儿加班儿,一时半会儿完不了(赶今天儿还要加班,真的是“不食人间烟火”了,这人上班儿为的是什么呢?)。不等他了,停手,上水开火,下饺子喽。

七点刚过,“小年儿”晚宴开宴,三样儿西北味儿的凉菜打底儿,一碗油泼辣子,一碗秘制蒜料儿,大盆的饺子连着上桌了。大家一直忙活着,垫了点糖瓜点心的早没了,饺子上来没声没响,一盆过去之后,言语才多起来。味道?按着家传制作,这一回是得了些精髓的,味道当然不差了,何况大家花了力气在里面,哈。

辛苦了大(人)女生,她一人盯着双锅煮饺子,二锅饺子她最后上桌,待大家风卷后,就又去续水煮下两锅了。这素馅饺子讲究的是馅满皮薄,个儿头要比一般饺子大很多,包的时候大家算着每人能吃下的数目,到了风卷的后段,其实已是强弩之末了。也好,还有同仁来,省得再包了。

饺子汤上来了,饱食之后,这汤正去滞帐。大家随意地聊着“小年儿”的故事。

八点十分,移地继续制作各自供品,有同仁开始准备祭位和祭文,三位小女生则开始描绘今天要用的“神马儿”,灶王爷和灶王奶奶的画像,她们要从传统的山东杨家埠木版神像画上描下来。

九点,万事具备,大家换上礼服,按仪礼,顺次祭拜灶神和众家神,及列祖列宗。

大家分享着祭后供品,嗑着干果,吃着糖瓜,喝着刚刚熬好的醪糟鸡蛋(也望灶王爷能为同仁们美言几句),在南城和在西北四环外上班的两位同仁也终于赶到了,拜过后,现成的饺子自然不会错过。

九点四十,收好供品和神马,下楼行焚礼,送灶神和家神返天。火红的焰头里也散下了豆子,为神仙的坐骑添力。

送走一大(人)二小女生,重回楼上坐定,沏上好茶,同仁们翻选着要带回家的年画,感叹先人的意趣和境界。

这应该是同仁们春节前的最后一次会聚了,大家都没着急离去,品着茶,聊着天儿,很久,直到深夜。

发表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