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你现在这儿
Home > Events 活动 > 玉皇诞“安太岁”

玉皇诞“安太岁”

IMGP8409

初九是“玉皇诞”,玉皇大帝,也就是“老天爷”的生日。

六位同仁下午前往京城内城南护城河外的白云观会齐,行“安奉太岁”礼。

有三位同仁早来了一个小时,待大家聚齐时,已经行完礼回到观前大门了。她们两大一小,每年大年初九都会来此安奉太岁。

大家聚在一起,说了一会儿话,虽然平日也有短信联系,却一年多二年没见了,小女生长大了好多,快赶上大人了。

又聊了些年月事儿,和三位互道过年好,她们就先回去了。

招了回手,回转身一同往观内走,说着这白云观的由来,邱处机祖师远行万里劝成吉思汗止杀,深得其敬佩,后选此地敕建庙观,请祖师号领天下道教,就看到迎面的是三券的门楼,中间的门大开着,而券的右手中间,就是那个著名的小石猴了。

排着队与众人一起慢慢前行,每个人经过都很认真地伸高手臂摸摸小猴子,一只轮廓清晰,动作乖巧,面目模糊的雕像,摸了它,可以一年得好运。因为这观内连这只最有名的石猴算在内,一共只有五只,分别在观内不同的碑或墙上。

进得门楼来,就该过“窝风桥”了。可正当大年节,为防意外,小桥两头都拦着红布条儿,而其下桥洞正中所悬巨大的金钱,中间挂一小钟,就是“打金钱眼”的所在了。

赶过去请得五十枚铜板,拿回来递给头回来白云观的同仁,告诉她打中小金钟最吉利,打中金钱亦好。初次打金钱眼的人开始都会稍古板冷静,但得开打,不消一会儿,兴奋劲儿就会来的。这不,围在栏杆周围的好几个都在起劲儿地扔着手里的铜板,叮叮的声音,是没打到而落在桥下铺满一地的铜板上,而间或的钝响,是打在大金钱上。好一阵儿,才会有脆脆的润响“噹儿”,和欢呼,那就是有人打中小钟了,众人都会开心赞好,并无嫉妒遗憾,大概是种分享的感觉,参与就是功德吧。

同仁亦是这样,尽管旁边那位三十来岁的男士表情冷静,令人讶异地不时就打中一次小钟,却没影响她的兴致,她也自然地拿到自己最好的运气,让小钟脆响了几次。

另一位同仁已先打过,不过她所说有数次穿钱而过,似乎并不比打中金钟更好。大家议论着其意味高下,转过了灵官殿,到了玉皇殿前。

请出随身携带的藏香,每人取了一支,点香施礼,暗暗许愿发愿。因此前多有同仁为事羁绊必不可往观内,遂应许为大家代行,故在心中一一点出,为同仁们祈福发愿放心。

又是因过大年节人多,殿内都不让入内,因而不能行跪拜礼,就在殿前长身施礼,然后转到后面的老律堂前。同仁说刚看到似有法会,堂前亦是人挨人,看不到里面,还有拿着很复杂奇特的专业摄像设备的人出入。

说着看着,忽然里面传出鼓声,过了一会儿响起了悠然的道乐,八音合奏,再后有人声和音唱诵。这乐音和人声从殿内深处传出,声音并不大,却令人心底感到亲切和清澈,站立在寒风中的冷意和周围的噪杂似乎一下远去了许多。同仁说,她喜欢这种感觉,传统的本土的熟悉的亲切的,一点儿都不神秘。

走下堂侧台阶,沿左边殿面继续前行。财神殿,同仁们都没停留,药王殿,留香为敬。再前行进右手门,就看见那匹邱祖师的铜马了。

看过靠在边墙上的示意图,邱祖万里之行此宝马功劳第一啊,难怪马嘴和绳辔周围被摸得发亮,马蹄、脚蹬和马鞍边上也是亮的,同仁问应该摸哪儿一下,回答说看哪儿亮就摸哪呗,真是的,同仁自己也笑了。

这会儿很奇怪,在铜马这一块儿地方周围只有同仁们自己,赶紧照了几张相,就继续往前走,八仙殿,吕祖殿,右手文昌殿,再过来,就是高大的元辰殿,六十位太岁神都在这儿了。

请出香,还是一人一支,亲临发愿的。又特意取出三支香,代更多未能前来的同仁一起发愿的。

点燃,静默,起心,发愿,回向,入香炉。

今年马年,首先要安奉的是今年的当值太岁,然后是自己出生那年的本命太岁。同仁中一位属马,俗称“坐太岁”,太岁头上动土,厉害,今年的流年会有冲犯。另一位属兔,为“破太岁”,虽比属马的稍轻,亦不敢怠慢。再一位属虎,虽然不直接冲犯太岁神,恭敬总不会有错,其实她还有更多一半是为孩子而来,儿子属马,刚上班,正当年轻力壮,需要些保护。

把随身的东西收好,进得殿来,大家分头寻找各自的本命太岁爷。“当值太岁”大大的竖着一张红纸黑字,高高贴在今年的太岁神背后的墙上,其他的就要去对照着出生年月慢慢找了。同仁们先找自己的太岁神,施三礼、布施,而后再找父母和家人的太岁,施礼布施,再为朋友和同仁代行施礼布施。最后,同仁们都在斗姆元君前再行施礼布施,至此,今年马年的安奉太岁礼就完满了。

今天没赶上休息日,又是开春初雪的第二天,雪化天寒,天晴风急,殿内殿外的人不是很多。元辰殿在观内最里面,后面就是后花园了。现在的园内不会有什么太多的景致,不过看到有人手里拿着墨写的福字,知道大年内送福字的活动还在继续,就催促着同仁们转过生肖墙和廿四孝图,径往后花园戒台来。

同仁们去求道长们写的福字,却稍晚一步,尽管戒台对面的小屋窗外寒风中还排着七八位,里面却开始准备下班了。

戒台这儿的景致很吸引人,两侧廊内是各朝代的碑刻,还有道门秘籍,不过可能因为光线的原因,此处常常被人轻易略过。同仁们站在阳光里互相聊着,吉人自有福象,聊到经书的高深,其实不然,真正的经书,其实反而是最易被人理解和读懂的,因为那是大明白人的解说。

这很快就被见证了。

穿过后花园就走到了观的右侧,最后面是雷神殿,殿前左侧虽有五石猴之一,但同仁们却被殿前大大地印着道家圣贤语录和摘录的文字看板吸引住了,随手指了几处大家看去,都有感受,确实易懂,且都是大家所关心,而无处解释的内容。

存着这个感觉,先转回观音大士殿、福禄寿三星殿,然后就直接穿过观内最后面的三清大殿,到了结缘书籍发放处。同仁们翻看着桌上的结缘书本,种类不多,挑选了一本厚厚的《太上感应篇》,这在看板上有摘录,厚大概是因为有解释和翻译吧。其实古文翻译大不必,还易误导,还是保持直接看原文,来的更好。

回看大殿外的风景,天格外清爽,寒冷的空气里有着湿润的感觉。

同仁们装好了书,往捐款箱里投了纸币,交谈着往回走,话题由祭拜转向了人的观念,和什么是智慧的问题。

从观内左侧大门出来,摸了最后的那只石猴,同仁们走上白云观前的马路。一个高大穿着中式对襟棉袄的中年人看到后跟了一路,嘴里利落地不断说着算命相法上的好词儿,他一会儿跟这位一会儿跟那位不停嘴儿地说着,看看到主路口了,就直接说能给个糊口的饭吃也行之类的话了。同仁给了两块,没完,又有同仁给了十块,这才离开。

俗话说,“上赶的不是买主”,布施终究是布施,倒是不分高低贵贱的,想来上天度人当不会用这种猴急的方法吧。

今天着实是有点儿冷了,虽然一直活动着走了好一阵儿了,同仁里还是有一直没缓过劲来的。去年蛇年一冬不冷不热的,让人找不着感觉,这一开春儿,才冰寒起来,真是应了老话,“立了春,冻断筋”。这是四天前“破五儿”,在家帮母亲包饺子时,听老人说的。

车站到了,公车也来了,同仁们上车回家。

新的一个甲午马年开始了,祝大家流年顺利。

发表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