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你现在这儿
Home > Environment 环境 > 慈悲的树

慈悲的树

在现在的城市中,已很难看到粗一些的树了,即使看到,你也会为它的处境感到怜惜,而深想开去,你又会为自己感到悲哀。

历史是什么,它又体现在哪里?

对于一个城市来说,岁月留下了什么?当你看到一个充满着幼树的城市,那曾经是一个充满活力和繁华过去的所在吗?我们的先人为我们摆下了什么让我们记念着他们,能在内心深处隐约承认尚有些许怀疑自己活在一个比所有先人更好的时代?

树,那些大树,有着至少八十年而长过现在大部分在世的人们的大树。

它们带着先人们庇护后人的慈悲注视着我们,无论是被孤零零地圈在暄嚣宽敞的马路中央小小的水泥台子里,还是被同样地禁锢在人行道旁的大片水泥或柏油中,又或是被莫名砍掉离地三米高度内的所有粗大旁枝,甚至被干脆在靠近顶部的地方把主干砍断,它们仍然尽力延伸尽可能宽大的树冠,让祖先的一片苦心能荫庇着更多的人们。

这些无法从现代城市那覆盖着坚硬水泥或柏油的地面上,为它们所留有的与其树冠相比微不足道的不到一平米的土地上,得到能维持其生长的足够水分和养分的树,以抵御城市废气而略略发黄的枝叶,为灰蒙蒙的现代城市带来绿意,为那些现代设计的光滑外表的商业建筑抹上自然色彩。

我们不需要这些曾经生长在先人院内院外,屋前屋后的广庇数世千家的树吗?还能想象得出,在秋后时节,满心欢喜的孩子们和掉落满院的红枣黑枣吗?

高大时髦的现代建筑,令人仰视自卑,其厅堂之内却修起了小桥流水,曲径窄巷,假屋檐上垂下的假树叶,室内室外种起的模仿自然之趣的假树,让我们记起我们还是离不开树,我们需要树来使我们意识到人类所属于的自然生活。看看现代城市里人们最愿意去的境地,这样的真实的下意识恐怕会叫我们自己吓上一跳。

展示现代城市自负生活的各种设计,都会在最后装点上哪怕只是零星几丛细弱的小树,没有绿色的树,再现代的形象在人们内心的感觉中也会显出内里的许多假意来。

令人怜惜的树,城市里似乎已没有它们的位置,人们把这样无足轻重的树看成了生活的负担和障碍,砍掉挡着眼前的树杈,挂掉头巾的大杈,划到汽车车顶的高杈,砍掉门前的树,换成低矮的灌木,实在砍不了就用水泥尽量缩小树下的土地……,渐渐地林荫路已成城市中的稀罕处。

当你不断地看到,在夏季烈日下宽阔的街面上无从躲藏的人们,找不到遮荫处停放汽车而无可奈何的人们,为越来越贵的空调电费而不得不计较的人们,你也许会回忆起小时候在凉爽高大的林荫地上痛快玩耍的时光,林中树下的恬淡乐趣,会让你为现在的我们,现在的孩子们,感到无奈和悲哀。

现代城市的暄嚣,靠着几百万年来的树变成的动力源泉来维系。而一座不给树木留下土地的城市,与用刨出的石油制造出来的沙漠城市,又有什么区别呢?

看着北京故宫墙外的护城河边,仅剩的稀稀拉拉的几棵垂杨柳,早已遮挡不住为御花园的凋萎而显得光秃秃的宫墙,再想起午门前被从两米多高的主干分杈处齐齐剃头的两抱多粗的国槐树,夜晚明亮的人工照明所显现出的骄傲,带上了隐隐的彷徨。

是啊,“古人不知今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在同样看月亮的时节,长大了的孩子们在被砍薪柴一般修剪成倒着的山羊胡子状的树下,还能想象出父辈们曾向他们讲述过的祖辈相传的神话意境么?……

王旭辉
乙酉仲秋 续笔

发表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