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你现在这儿
Home > Living 生活 > 北京初冬印象

北京初冬印象

连续出了十七天的差,再回到北京,已经是立冬时分了。

一、

回到北京,就见到了街上的银杏。今年的冬天据说比往年来得晚了半个月,都十一月上旬了,街上的银杏树叶竟还都没有黄透呢。历年的此时,一般都是在骤冷的寒流中刚刚呈现耀眼金黄的银杏叶就被狂风打在地上了,通常还会伴有一场突然降下的初雪轻轻盖在一地落叶上,偶然露出的惨淡的部分叶片还能坚强地透出些灿烂的美艳来,让人心动,让人心痛……

周末,约了三五好友一起去了钓鱼台国宾馆门前的三里河路,这里绵延五六百米的两行高大的银杏树与旁边的苍松相互映衬,是北京城在晚秋和初冬时节最美丽的一片风景。一如往年,平时寂静的树林这时自然是人头攒动,几乎没有人不带着照相机,几乎没有人不想收藏此时的风景,几乎没有人不去俯身拾几枚银杏落叶……但游走在小树林间,抬头望着艳阳下的满树金黄,还是发现了一些异样:隔三差五地会有一些树的叶子几乎完全凋零,惨兮兮地透出混身的无奈,而树上残留的个别银杏叶竟还都有很大部分仍是青绿色。既没有狂风席卷,又没有寒流侵袭,怎么会现出这么不协调的辛酸场面呢!问起路边正在遛狗的两位老人,想到他们经常在这里活动兴许会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些与众不同的倒霉的树,老人长叹说到:是因为这些树上结满了银杏呵,这银杏核儿也叫白果,不是对人身体有好处嘛,这还没等到银杏熟透,就不停地有人来琢磨这些果儿,每天一大早儿或是傍晚都会有人带着各种家伙什儿来这儿摘果儿,现在这人们,连上树都不会,就是用钩子挠,用绳子圈儿套着树枝使劲地晃悠,硬是把果儿和叶儿一起折腾下来啦。可这么得来的果子养生能有用嘛。这些有叶子的树呵,算它们运气好,不长果儿,这才让你们今天有黄树叶儿看哪……听过老人的话,数友人悉数无言,是啊,真不知银杏怎么想的,不让每一颗树都能结果儿,不然这京城怎么会有这种绚丽呢……

二、

回到北京,看到很多的六、七层高的旧楼房外面都搭起了脚手架,很多工人拎着各色涂料桶在上下忙活着,想来又是在忙着粉刷墙壁,城市需要用这些成吨的化学物质再行涂抹用健康换美丽吧。可几天过去,朝向街的这面墙上的颜色已经变过了,可工人们还在忙碌着,没见有收工的迹象,另外见到了更多的各色的化学涂料桶在继续运抵工作现场,空气中的味道也愈发的剌鼻了,细细看去,见到所有的楼顶都在起着变化,还有些楼顶上挂出了横幅:“……承建市政府平改坡工程”。“平改坡”? 喔,原来的这些楼顶都是平的,现在是要在每个楼顶上加出个坡顶来,并加涂颜色。这项工作的受益者应当是住在顶楼的住户吧,多了这样一顶漂亮的帽子,花了这么多的人力财力物力,明年的夏天不用太热了吧?只是洒在楼顶的那些化学涂料在烈日烤晒下会不会散发比现在更难以忍受的味道呢……

三、

回到北京,也有件意外的高兴事,没到十一月十五日这个“法定”的供暖日,竟然屋里已经来了暖气了,听同事说,因为今年全球时髦禽流感,大约政府怕引起人流感,所以为帮人们御寒就提前放暖气了,不知是哪个不知深浅的家伙定的规矩,无论寒暑如何变化,每年却必须只在十一月十五号到三月十五号之间才能供应暖气(但是很多政府部门和机关大院自行供暖却都是宽容地从每年的十月底到四月初,正好多出一个月时间保障了本就应当这么正常的供暖)而每年的十一月初总是寒流低温肆虐,家家用上各种保暖装备,电暖气在这种时候最为畅销、而三月下旬也总是乍暖还寒,刚刚停掉的暖气更是让人叫苦不迭,在这两个当口,却总是见不到经济而又实效的暖气了,这样说来,明年没有了禽流感,没有了鸡年里的遍地鸡毛,不知还会不会有这初冬的暖气呢……

宋晓砚
13311166660 ninesun@public.bta.net.cn

发表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