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你现在这儿
Home > Business 商业 > 入世还有多远?

入世还有多远?

几年内有幸走访了不少的企业,每每合作过后,都有一种由衷的敬佩,所有企业的员工对自己的工作所表现出的忠诚和敬业精神,令人赞叹。尤其是管理层的人员,面对已经影响到其家庭生活方式的长期的超时工作,不断增加的超常的工作强度,虽然报偿增加有限却始终保持着自我张力。

恰恰也是人逢其时,其企业在这几年初起的市场上一帆风顺,甚至咸鱼翻身般的奇迹亦有发生。但是这种一番二番发展的时间还能持续几回?无私的员工还能支撑多久?

也许还没有太多的人意识到,也许人们不愿放弃眼前的美景,可是环境是不是已经“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地改变了呢?

最近看到一些关于贸易平衡的消息,美国去年的贸易逆差几乎翻了两番,其中小半来自与中国的双边贸易。为此美国国会成立了一个专门的工作小组,监督和报告中国兑现入世承诺开放国内市场的实际进程。欧盟近两年对中国的进口商品所采取的限制政策也愈趋严厉。

与此国际环境相映,几年来我们国内已很少提及入世的话题了,似乎那只是一种政治层面的议题,也找不到太多与国内入世承诺相关的细节资料,倒底如何谈的,究竟承诺了哪些方面,要在什么时间实现,似乎都不被国人再关注了。国内市场不得不进行的小小的初步变革就带来的许多增长,令人兴奋得忘了这一切是如何来的。什么是国民待遇,什么是公平原则,什么是透明准入,一切都掩没在纸上的GDP的数字中仿佛消失了。

但是新情况很快就发生了:为富裕的东南部辛苦工作的农民工开始出现短缺,高利的外销出口产品数量受到限制,知识产权官司越来越多,国际环境检测标准和要求不断提高……

其实,按照入世协议国内本有着五年的过渡期,用于首先开放国内市场,放开经营限制,取消所有如身份、资金、税收、领域和政策等等各种形式的歧视,实现公平透明的市场准入和国民待遇,形成良性的自由竞争环境。当国内的所有已有的或后来的经营者几番沉伏,渐渐熟悉并适应了开放的国内市场后,到了五年后的今天再与国际市场平滑“接轨”,一切水到渠成。

这一切的实现并不像把入世会场上的庆贺镜头与企业生产线的花絮画面剪接在一起那般随意和容易。这需要国内立法行政和专业人士付出繁重复杂细致的努力和辛苦工作,才能完成相应的法律和法规体系的建立与衔接,以及为保证这些新的法律能够实现的政府行政机构的调整撤并与职责转换,至于这一切落实到国内市场后在实际中的运行效果和调整,则更是需要国人的智慧和隐忍。只要看看入世协议及有关中国的备忘录中详细倍至的大量条目和规限,就能知道当年谈判时的繁重的双边及多边工作量,和入世各方的极其谨慎认真的态度,也就会感受到入世在煽情之余对国人已是如此的紧迫。

入世协议作为一个已经过国家立法与行政机构批准的国际多边协定,不管是意愿或不意愿执行,其责任和义务已经无法摆脱。事实上,面对着国际社会,国内的入世脚步一直没有停顿。几年来除了国民所熟悉的外贸经营权放开以及关税水平按步骤地降低以外,入世协议中的各行业的开放也在按时间表顺次实现,如前年底的大型零售业的全面开放。尽管每一次的按时开放都有没有太多的前奏,甚至之前主管部门管制的态度还照样那么生硬。却总是让业内企业措手不及,还要慨叹形势比人强。

终于进入了今年,协议中所规定的几乎所有行业都要开放的最后一年:如零六年底对经济体系影响最大的金融行业必须开放,已进入国内市场多年的外国银行机构可以经营个人人民币业务;零六年中成品油经营要放开,国际跨国公司肯定会拆分原合资公司以新姿态进入国内市场;航空业零六年底零七年初也要大幅放开……

人们已经看到了新年的新迹象:三月初进口退税的产品范围又一次缩小,国有银行再次宣布改制时间表,又增数家低成本合资航空公司而更多公司正在审批程序中,知识产权大会召开强调国内企业绝大多数在仿造产品其知识产权拥有量甚至为零……

虽然时间表如此紧凑,但是这些年来国内企业和市场却感受不到相应的面向经营实际的法规环境和政策环境的改变,因而行政机构职责的改变也就微乎其微,权利的紧握甚至使政府部门本能地加强对市场的随意管控,其意为了市场公平,却造成了市场的混乱和冲突。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几年前刚入世之后,立法机构通过了新的工商管理法,时称“一元钱也能办公司”。但这项国家正式通过的法律却居然在转发到行政执行机构后无疾而终了,因为“需要制定具体执行办法”。这也许是国内入世几年以来的最符合入世精神的一次努力。此后,看起来就再也没有人愿意有计划地按部就班地进行辛苦紧迫的政策制定和行政解决方案的实施。好像能拖后一天放开,多制造一些扶持对象,就能为国内企业争取利益。真的么?那么最后谁来承担这样的不做为的后果呢?

一位国内记者质问英国商务大臣:欧盟为什么扣压中国的进口商品,这位绅士微笑着回答,中国可以开放像电信和留学这些欧盟具有优势的市场,就可以很容易地消除双方的贸易不平衡,获得欧盟国家的广泛理解和支持。

入世的基点就是公平透明自由的贸易环境,这是全球经济获得长年稳定成长的基础。国内入世也正是追赶世界经济环境的这一点,并以此为基础发展国内经济。几年来,政府以“倾斜”政策用财政资金支持少量的“龙头”企业,对抗来自国际市场的自由业务竞争。在取得短期的成果之后,错乱的市场竞争规则反而造成了国内市场竞争失序,信用缺乏,令所有企业陷入麻烦。

虽然美国拥有许多位列世界五百强的大企业,但是它的经济活力却是来源于在透明公平的竞争市场上生生息息的数百万家中小企业。这些中小企业在健康的自由竞争中,不断快速适应新的需要和新的技术,才会不断产生出那么多的不同的业务型态和快速成长的明星企业。

如果五年后的现在,国内已经做完了所有应该完成的功课,企业本不必担心这两年的劳动力成本增长、出口限制、能源紧缺等等变化,它们早已经历和熟悉了竞争市场中的各种过程和应对办法,并为此转换了管理理念,经营水平也获得了提升。如此,对于已经学会如何在充分竞争的市场上做生意的国内企业与国内市场,今年底的完全开放只会带来更多的生机和活力。

但是在目前的环境下,许多企业还在半市场化的惯性管制中,依靠政策的倾斜,利用半军事化的管理方式,不惜以降低员工利益的方法,试图通过增加高强度的劳动来获取超额发展。

可是当国内市场饱和,制造能力过剩,高学历人群就业减少,人们的可支配收入增长降低,而低价产品出口受限,知识产权受保护,劳工福利提高,高竞争力的全球领先供应商不断出现时,企业能如何面对呢?

时至今日,企业不得不“猛醒”之下尽速补课,为适应已经完全变化了的市场环境,转换新的管理理念,抛弃旧习惯,促使全体员工尤其是管理层,尽快学会在充分竞争的市场环境下如何依靠员工的内在奖赏主动工作,以应对在广泛竞争的环境中与同业所进行的公平竞争,确保企业的生存。

“亡羊补牢,未为晚也。”

丙戍仲春
王旭辉

发表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