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你现在这儿
Home > Business 商业 > 售货员与售票员

售货员与售票员

上星期两位同仁回家,很荣幸其中一位有时间让送。空手总不是个事,想到了这北京皇城里有样儿点心还算是稀罕物。赶紧到了商场专卖柜台很快地买了一些,就出门上了公车。嗯,感觉还不错,卖点心的售货员很主动。态度也蛮好。

想想当年王府井百货大楼糖果部的张秉贵先生,其实不过在做着他自己认为应该做到的那样罢了。既然是“客”,顾客的进门出门,当然要招呼。顾客与售货员商量买些什么,当然要设身处地提供货品经验,还要与顾客分享生活的体验。有了顾客的信任,这货又有什么不好卖的呢。张老先生无非是按照以前师傅所教的,前辈所赖以生存的生意准则而获得顾客的信任而已。正所谓“童叟无欺,心口如一。”

在以前货品短缺的供给经济时代,“县官不如现管”而近水楼台的售货员的地位相当微妙,家中若有个当售货员的亲戚,日常的供给都会多些保证。高英培的相声就描绘过这种情境,一个与经营各种商品和食品的售货员们有着多种关系的“顾客”获得了令人又恨又羡的社会境遇。

经过了混乱的年代,放弃了不合时宜的斗争语言之后,人们之间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打交道、如何说话了。但是那种互相伤害后的感觉却存留了下来,成为了一种习惯。

面对着这样的以互敬礼貌为示弱和吃亏的心理默认,经济和市场环境却迅速地转变了。已经习惯了总是由顾客说文明用语的售货员们也不得不适应不同人群才好沟通和卖出货品。

显然这会让人有些难受,尤其是对于那些一同在拥挤空间中生活经历了许多年的、原来拥有许多保护和特殊待遇的城市里的人们来说……

星期六晚上与朋友小聚后,准备坐公车回家。算算时间,差不多要末班车了,应该还能赶上(奇怪的是这趟末班车总是要赶,而且车上人一定会很多。明明是一条穿城而过连接东西两头的主要线路,却偏要与途经的许多大商场同时下班,弄得售货员们一到快下班时总会变得神经兮兮地忙碌,让顾客们忿怨的同时也不得不同情她们)。

车很快就来了,人不多不少。一上车,就看到了平常被视为售票员的私有领地不容侵犯的窗边的小通道上,放着一台显示器和一个没装盖儿的电脑主机箱,那个主硬盘就那么平摆浮搁在箱底儿上。待掏零钱买票时,卖票的小伙子蛮客气的问搭话,让那种奇怪的感觉有了原因。不由在意起了这小伙子的举止。一个很干净的年轻人,二十岁出头,发型工装都很普通,只是这乘客上车下车时的话却与平常售票员不同,虽然算不上热情却十分自在地客气,就像在家里招呼串门的客人。“二位慢走,小心着点儿脚底下”一口的北京腔儿,送那两位略显疲惫抱着显示器和电脑主机的年轻人下车。

到站了,看着明亮的车箱在夜色中远去,想起了二十年前一位同学曾在上学的路上,因为碰到一位与众不同的售票员,竟然跟着这位售票员的车从这头到那头来回坐了三圈儿(有月票,倒也自在),看着这位售票员上了一天的班儿(当然这一天就没来上学)。

许多年后,终于对这位同学的感受有了体会,偶然一次在去王府井的车上遇到一位面对极度拥挤中吵闹的各地乘客游刃有余的售票员,寥寥几句话就使吵闹的各方不仅下车后互致道歉,亦当面夸赞这位售票员让他们不虚北京之行,依稀中就是其时颇有些“看破红尘”的那位同学当年所遇之人。

从上学而后上班,坐公车也不下二十年了。早先的售票员每到一站要先下车,照顾乘客先下后上,而后到另一个门帮助乘客上车关门,再从上车的门开始卖票到另一个门,如此往复,一个班下来满是辛苦。到后来,车上增设了售票台可以坐在椅子上卖票,上车主动上前买票和先上后下也成了乘客必备的乘公车的素质。售票员成了公车上的主人,也不必实习能鼓励乘客们同舟共济般挤上挤下的技能,这说话也就渐渐地有了“主人翁”样的味儿了。

记得曾有一个周末的公车上,座位比人多出很多,在展览路东西向一站(周围中央政府机关与研究机构很多)上来一位老者,衣著讲究,手中文明棍,相当有礼貌地向售票员确认换车的车站,其回答依然是不知道,而且态度相当不屑,乘车却不知道在哪儿该下车还要坐公车?弄得老者只好自说自话,好久不坐公车了,现在的公车也变了很多了,为自己圆场。而其他乘客亦很无奈,不知是帮忙好还是等着售票员良心发现。

多年的乘车经历,也只遇到过三四个能让人感到自在的售票员,有来有往的搭话,招呼着上下车,只是像平常一样的举止,相信他们在自己日复一日的路途上会不断获得着人们在内心里的尊重和愉快。

王旭辉
丙戍季春中浣

发表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