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你现在这儿
Home > Environment 环境 > 难忘的清泉水

难忘的清泉水

扳着指头算起来,大约有近40年没有直接饮用自然界的水了,只是依稀记得在孩童时曾因出去游玩走得太累太渴而在新疆的乌鲁木齐河上游直接喝过那里的河水,但因新疆的水普遍偏碱性,口感并不是很好而已经记不清有什么特殊的感觉了。

今年5月2日,几个好朋友相约抓住长假期间有限的几个空闲日,来到位于秦岭北麓的皇屿沟爬山。皇屿沟距西安市仅仅30分钟车程,位于秦岭北麓西万公路入口的沣屿口东侧。在向导的带领下,在只有拖拉机能走的路的村庄里左右穿行来到山口,郁郁葱葱的青山一下子展现在眼前,山沟里,一条小溪潺潺的流着,一条羊肠小道沿着小溪曲曲折折通向林木覆盖的山里。

向导特意介绍了这条沟是当年李世民避暑的行宫所在地,所以称为皇屿沟,行宫建在山顶,普通人需要6-7个小时的行程。在山口溪边的石壁上,有一个杯口大的石窝,那里的水长年不断,且永远也不枯竭。当年的信使们,在进出山时,都要在这里喝个饱。禁不住传说的诱惑,我们毫不犹豫地下到了小溪里,登上石壁,固然看到了一捧清水再潺潺的流着,漫过小小的石窝。手是无法下去了,也担心下手会污染了这纯纯的自然之水,于是采用了连自己也想不到的动作——直接把嘴凑过去,就像与恋人亲吻一样去亲吻并吮吸那清清的山泉。

一口水入嘴,顿觉与平常所饮之水大不相同,清冽——沁人心脾、甘甜——余味满口、滑软——简直就像天上琼浆,待到入肚,全身通透一下清爽起来,真正是神清、目明、透心。特意对比了一下手中的瓶装矿泉水,刚一进嘴差点没有吐出来,简直是天壤之别。有这等好水,岂能不尽情常饮一番?于是乎,不管三七二十一,俯下身去,咕咚咕咚,好一顿牛饮。饮毕,抬起身来,仰面朝天大喊一声“好水!”。同行的朋友受此感染,纷纷鱼贯而上,依次也痛饮一番。一路上山3个小时,有这一肚子山泉水垫底,再没有补充一滴水。

待到半山腰,一个个饥肠辘辘,忽然发现居然没有带食品,这里距山顶还有三个多小时的路程,看来为了安全起见,不能再往上走了,于是决定从这里折返下山。有了上山的经验,下山之前又下到小溪里,捧起山泉水又喝了个够。

DSCN0086[1]
山间清泉 -亢大麟 摄,2006年5月间
DSCN0081[2]
秦岭北麓的皇屿沟 -亢大麟 摄,2006年5月间
DSCN0037[1]
清泉喝个够 -亢大麟 摄,2006年5月间
 

这清纯的山泉,真是上天的恩赐,如果能够天天喝到这样的山泉那该是一种什么样的幸福啊!然而遗憾的是,住在高楼林立的城市里的人们想要喝到这样的山泉水都成了一种奢侈。幸运的是,西安市的自来水就是这山里的天然水,只是在入户之前经过了一道道人为的过滤、沉淀和所谓的消毒,反倒增加了二次污染,变得口感全无、不伦不类了,但是不管怎样说,在我所走过的城市,西安的水仍然是最好喝的。

就冲着这水,我们决定至少每周来一次,本周末,我们将带上野炊炉、茶具和上好的大红袍,到这山泉边品茶——用山间的泉水泡的茶,那又该是一种什么样的享受啊!

我爱你,这来自自然的生命之泉!

亢大麟

发表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