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你现在这儿
Home > Business 商业 > 银行的变化

银行的变化

每个月都不得不与衙门口打交道。在过去,单位里的这种工作是蛮有意思的活儿,可以为日常重复的工作,增添许多的乐趣。

以前大家都是国家主人,虽然有基层与上级部门,或是业务管辖的不同,彼此的尊重还是首先的,因为不管对任何人的态度轻慢,已会授人口实而留下恶名声。所以那时不管到了哪儿,是哪个口儿,问好、打招呼,倒茶和客气,都与在胡同或院儿内待人差不得很多。大家见了面,谈谈业务和工作安排,聊聊彼此单位的近况,都会有亲近感,有时换了人,还会很有些怀念。单位里做这样工作的人跑的地方和单位多,认识的人多,关系就多,遇上大大小小的事情,也容易找到人帮忙。

按说现在,大家都是自己的主人了,似乎应该彼此打交道更容易些才对,可是却连起码的见面点头的招呼都没了,弄得出门倒成了件难事和不情愿的事,要事先准备好自保的情绪,不然可是难以应付那所有的怠慢和冷漠。

素来不愿承受这种气氛,当不得不处于这种境地的时候,就会主动自持所有的文明用语与对面人沟通,即使无果,心中却坦然。长年下来,在这变化颇多的年头竟然也有了几个能聊天儿的朋友,这让每月不得不做的事情有了些乐趣。

昨天在银行了却了税款后,与前台的熟人插空聊了起来。言谈之间,熟人对他们银行最近的管理方式改变怨气多多,话语之中亦有着不得不承受的无奈。

这家银行前身是城市信用社,在开放时期早年获准以股份制各自独立经营,由于填补了营业区域和业务上的空白,加上体制上的灵活,获得了极速发展,也算是国内开放以来这么多年里的一个难得的亮点。后来为了解决规范经营的问题,全城的信用社合并成为一家常规的商业银行。

如今的银行已与过去大不相同了。在当年,汽车亦很昂贵,那时候企业自己舍不得买车却会买下好车送给银行开。时过境迁,现在银行为了能把钱贷给好的项目,要巴结企业了。

业务压力大,加上外资的涉入,这家银行也加强了管理。前一段就听说他们进行了ISO9000认证,全体员工为了能通过考核,加班加点死记硬背。而不久前又更换了领导,这新一拨的领导可是有着业务指标必须完成的。

熟人说,他们原来的节奏完全被改变了:早上要早到一个小时做准备,中午休息时间取消,晚上要加班总结,业务负责人则要一起开会研究业务计划。

听起来似乎也不算新鲜,这几年各个企业早就如此地忙活多时了。可是详细说起来,就有些独特了。早上的早训(好像是这个叫法儿)员工们要在营业大厅内站成二排,大声背诵领袖诗词,时而男员工时而女员工,而且要求必须把感情带出来;中午吃完饭后全体员工开会,讨论前一天领导们研究出来的业务计划,只是这些计划几乎每天都不同,主意很多,令员工不知所措;晚上下班后,整理内部,打扫犄角旮旯,应付银监局不定时的检查。一下抻得员工们每天满弓满弦,自觉狼狈不堪。

领导每天板着脸孔,严格监督,各业务负责人亦如临大敌。中午柜台人员吃饭改成一个人一个人地去吃,票据的填写也取消原来可以接受的变通办法严格遵照条文,更换原有中年员工的岗位,重新安排原业务骨干的职位,等等变化应接不暇,不容商量。

熟人说,现在他们与领导走到对面,双方都不说话也不打招呼。那位是要维持尊严,这面是要保持自尊。由于不管如何努力和沟通,都无法改变领导的决定,员工们慢慢也都疲了,能干就干,不能干就扣(钱)呗。

这种气氛终于影响到了客户,业务办理上的不便和教条,令许多原来费尽心机拉来的客户不胜烦燥,存款开始大幅下滑。

想想确实有一阵子了,感觉气氛有些怪,这家银行的员工们似乎突然都不会笑了(虽然以前他们也笑得不多,不过对熟悉的客户要自然得多)。

熟人说,现在的就业市场如此之难,不说老员工不会冒风险离职,就是年轻员工也不会轻易换地方。所以大家只是耗着,看这业务到底滑到什么地步,上面的分行会撤换这一拨的领导。

“随便哪一位做领导都不会像这位似的!”熟人说,分行来人检查工作,领导让员工们列队背诵领袖诗词,领导得意中,传出来人的掩笑声,令戳在当间儿的员工们觉得自己很傻。

一个员工笑不出来的银行,能让客户感到自在和方便嘛?而严格管理到了客户的身上,怕是没人愿意再来存钱吧?

出门时,天空又现出了微微的黄尘,不由对送出来的熟人说,麦秋四月了,该不会有这样的天儿了。

王旭辉
丙戍孟夏下浣小满日

发表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