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你现在这儿
Home > Jobs 工作 > 回忆“大厨老杨”的日子

回忆“大厨老杨”的日子

老杨整天乐呵呵,业余痴迷于厨艺“深造”:进饭馆吃饭,一个癖好就是追问服务员,这个菜怎么炒、那个才怎么做,即使不得要旨,只要有可能总要回宿舍后“试验”一番,偶尔“创新”、“改良”一下。

这年老杨生日,大家不愿意到外面吃,要老杨下厨,吃“杨氏”特色菜。老杨下班后,早早买回来菜,煮上饭,大家一进宿舍就不让进厨房,“厨房重地,闲人免进”,女生想进去洗菜,老杨一句,“放心,青菜早放在水里泡上了,一会儿就洗好了。”

于是老杨一个人在厨房:煲汤、清蒸蛋花的空隙洗菜、准备佐料;炒菜时双炉齐开,一边文火细烧,一边武火猛攻,左手调火量大小,右手掌勺。

一个小时左右,大家玩的正酣,老杨一句,“开饭了,上菜”,顷刻,一桌风味菜:湖南“剁椒鱼头”、“腊味合蒸”、“水煮蛋卷”,陕西“凉拌三丝”、“醋熘白菜”,粤菜“白切鸡”“、“蒜泥菜心”,“清蒸蛋花”,“冬菇三鲜汤”……

大家入席,老杨一个劲说“不好意思,久等久等”,还伸出手掌一晃五指,“超时五分钟”。那样子可是凯旋的猎手看着满“桌”猎物,一身自豪,略有带谦逊的憾意,“可惜迟了点”。

席间老杨“知”无不言,介绍这个菜,讲解那个菜的做法:“菜讲究色香味俱全,第一是火候,这个一是个人经验,还有就是燃气具,我这个煤气灶用了两年,灵光得很,方便调火量;再者是调料要把握时机、用料,不能多、不能杂;还有一个关键,炒菜先炒味淡的,次次都要洗净锅;要趁热吃的菜放在最后做……”

说着起身进了厨房,出来时,多了一盘“清蒸鲈鱼”。

老杨皮肤白,女生羡慕得很,“炒菜的油烟不是很伤皮肤嘛!”

“呵呵,这个嘛,皮肤是遗传的,”老杨一脸灿烂,“爹妈给的,想不白都没有法呀。”其实老杨清楚,还不是那台抽油烟机——老搭档的“悉心呵护”。来往老杨宿舍的同事常惊叹燃气灶面没有污渍脏迹,“光可鉴人”,老杨心里乐的,“呵,买对一次货,轻松好几年!”

哦,告诉看官,其实那“老杨”就是在下——我——领导眼中的“小杨”,同事所称呼“老杨”是也。

杨永兴

发表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