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你现在这儿
Home > Living 生活 > 感悟中年

感悟中年

中年就这样悄悄来临了。她沉稳的脚步搀杂着青春的笑声,一步步向我走来,令人不能拒绝,更不能回避,她搀上我的手一起向前走去。

我曾以那样一种距离欣赏她、评价她,好像在说别人,以为中年只是别人的。又以为中年不可企及,在一种近乎悲哀的心情里,盼望自己长大,盼望着中年的成熟与丰厚。以至没有细细体会青春的意味,我至今仍能回想起在那些因青春热情而致痛苦、烦恼的时刻,恨自己为什么不成熟,以为成熟了便不会有那样的痛苦和烦恼。而今,中年真的到来了,她也真的带给了我不同于青春的感觉,慢慢弥漫开来。

开始的感觉是迟钝的,步伐是踉跄的,那是习惯了青春的奔跑和跳跃,习惯了轻盈和梦想,习惯了世界对青春无偿的青睐。当有一只手温柔而有力的抓住我,让我沉稳下来,给我肩膀挑上应负的担子,我还没清楚地感觉到,就在这无备的压力下,我踉跄了,甚至摔倒了,我就大哭起来,认为眼泪仍是滋润年华生长的甘泉,以为会惹得人万般怜惜,会有人扶我,为你擦掉泪水,拍拍身上的土说,去跑吧,去跳吧。

可是没有,和我同路的原来个个肩挑背负。有与我相同的,无心顾你;有怜悯我的,也只好说一声挑起来走吧;有鄙夷我的,连脚步不肯有稍微的停顿。这时我不得不自己爬起来,挑起那付担子向前走。在一次无意的回首间,看到了不远处青春舞蹈的身影。

中年就这样来临了,她仿佛可以年龄界定,那么,三十、四十、抑或五十吗?仿佛可以婚姻界定,已婚可算为中年吧?或者就从二十多岁,从谈恋爱开始?是的,恋爱正在情意绵绵的时刻,中年就从容地伏在其中了,待我踏进洞房的门槛儿,中年就与你同时安了家。从那时,她就拿出足够的耐心教我走眼前的路,我怎么可以不留心呢?然而我恰恰是没有留心的。

我还是随意地使着性子生活着。大声埋怨朋友偶尔一次小小的失误,忌恨哪位指责了我的同事或领导,也许还会抱怨父母没给我的小家更多的财产、漂亮的居室。直至即为人父,真是上有老、下有小的时候,还只顾扯着青春的手游戏。直到有一天,突然坠入满屋的奶腥和呱呱待哺的哭声中,才知道,孩子生下来,是要背的、是要抱的。好在是收获,即使措手不及做了父亲,也尽心看护那棵小苗儿,耐心地看她长,更何况还寄托着大人的许多希望。

这就算是有籽儿了?付出汗水,更多是出自本能,而非自觉。上有老是早就有的。不过先前总是他们在抚养我、帮助我。那时,他们是中年,他们的步履是稳健的,手掌是有力的,肩背是宽厚的,我就从那肩上、背上长大。而今我迈入了中年,看到他们在中年的队伍里力不从心,他们踉跄了,甚至蹒跚了,甚至跌倒了,但最终再难也要爬起来。

这时,我遇到父母第一次大病,我尽力照顾他们,奔波于老人和孩子之间,成了一条生命必需的通道。孩子要成长壮大,老人要走下去。在老人们衰亡之前,我多想陪他们幸福地走完这段路。多想拿出最精华的东西养育孩子、抚慰老人。还有一份职业或一份挚爱的事业,也想把它做得更好。

或许此刻有人感叹生活的艰辛,而更多的却是感叹自己作为一条路过于颠簸,是一条破旧的、不合格的道路。我并不能为孩子的成长准备得足够,无论是精神的还是物质的。不得不在孩子一连串的“为什么”后败下阵来,不得不告诉孩子那个比较贵的玩具不好,将来给你买比这更好玩的玩具。我也并未给老人最基本的抚慰,甚至没时间陪他们说几句话,没时间陪他们看一次病。有时父亲精心准备许久的一次家庭聚餐,轻易地被我的工作忙否定了。更有甚,他们已渐渐苍老的身躯,还背负重担前行,令我心痛不已。或者,我还有需要帮助的兄弟姐妹,有陷于窘境的朋友,我无力拉他们一把。我觉得愧对亲朋,愧对社会。我才觉出一个平凡的人的平凡中年,真切体察了成熟厚重的背后……就在这时中年将我完全占领了,我用着平生最大的力量,继续走向前去。

写到这里,应该结束了,但忍不住为这篇小文做一段后话:我不畏怯中年的重负,也不惧怕中年的艰辛,只是有一丝丝中年的怅惘,毕竟人生不如意有许多,惟中年感触最深。但中年又毕竟是人生道路上最繁忙的一段,它的一头是新生和成长,一头是衰老和死亡,相对于幼弱和衰退,中年是多么健壮和有活力,我们应庆幸即将步入中年,庆幸已是中年,庆幸曾有过中年。

姜洪忠

发表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