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你现在这儿
Home > Comminity 社群 > 过年的记忆

过年的记忆

过年,在各个地方由于文化传统和地域的不同,过年的传统形式和民俗也有所不同。使我记忆犹新的还是我小时候在我们那个小山村的过年情形。

过年,对饱经风霜的当家大人和老人们来说,是庆贺、是希望,也是一年辛苦劳作的总结。对无忧无虑的孩子们来说,是企盼,是欢乐,也是成长中的希望。一年之中只有在这个时候,当家的大人才会舍得把节省下的细粮拿出来做年食,才会把用粮食换来的钱买办年货。而孩子们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才能穿上盼望已久的新衣服和吃过年的小食品,和小伙伴们一起玩耍一起游戏。

从腊月初八喝腊八粥、炒五豆(黄豆、黑豆、绿豆、豇豆和玉米豆)开始,人们就进入了过年的准备。家家户户都要根据自家经济条件采办年货,要磨新面,碾新米,蒸各色各样的点心(即面食品也叫馍馍)和黄蒸(即用玉米面,粘米面做成的食品)。把白面做成龙形,鱼形,鸡形,刺猬以及桃形,梨形,石榴形,三角形等,用蒸笼蒸熟。同时还要煎炸各种形状的节叶儿(北京人叫作排叉),有做成风车形,伞形,鸟形,风筝,五角……等等。把精心制作蒸炸出来的食品,装在大缸里放在阴凉处冻起来供过年期间请客和食用。这种保存方法既可防腐也能保鲜。做出的食品一直要吃到二月二龙抬头那天。在此期间还要发豆芽,做醋,熬油,有钱人还要杀猪宰羊……忙得不可开交。

腊月二十三是送灶王爷上天言好事的日子。这一天家家户户都要烧香焚纸送灶王爷上天向玉皇大帝报人间平安,献给灶王爷的供品是用糠皮和粘米做成的,名字叫“糠粘”和用玉米芽做的糖瓜。据传说,灶王爷嘴快,每次上天总要说人间的恶行,给人间招来灾祸。人们为防止灶王爷多说话,就用这样的供品封住他的嘴,请上天保佑来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给人间送福送财。从这一天起才可以打扫房屋院落,拆洗衣被,更换窗纸门帘,赶制新装,张贴年画,书写对联……要一直忙到腊月三十才能备好过年的一切。

腊月三十晚是迎接灶王爷和各路神仙及祖宗神灵归来的日子,家家户户都要张贴对联挂起灯笼,鸣放鞭炮,焚香祈祷,将灶王爷、天地爷、财神爷、门神爷及关公关老爷的神像供奉在神龛里,将列有家族历代前辈祖宗牌位的“神主”供奉在单设的没有家人居住屋子的正中央。同时还要在大门和屋门左上方挂上用桃枝柳条编成的弓箭挂件以避邪鬼恶神。在向各路神仙和祖宗神灵上香献供品后,全家人就要团聚在一起吃团圆饭。整整忙碌了一年的一家人坐在一起,吃着香甜的夜饭,回味着一年的艰辛劳作,企盼着来年的好收成……实在是叫人难忘的时刻……夜深了,全家人坐在一起守岁,这个时候也是老人们讲过节故事最多的时候,讲得有声有色,既有人间传奇的英雄故事,也有神话和鬼故事。孩子们都听得入了迷,讲到鬼的故事时,既想听又害怕,连上厕所都不去。在我们那个地方有个说法是守岁长命,早起生财。大年初一,一定要起五更,也就说腊月三十之夜实际上是一个不眠的跨年之夜。

正月初一,是大年的第一天,是全家人祭拜天地神灵和祖宗的日子。天不亮就起床,早晨的第一顿饭是将饺子、节叶、豆腐、豆芽及素丸子等煮在一起的“头脑”,寓意五谷丰登。家里不管人多人少,都要做满满一锅,寓意锅满粮余。饭做好后首先要敬神灵,在吃饭前全家老小要跪拜祖宗神位,然后向家里最年老的长辈叩头拜年,长辈则向未成年的晚辈发压岁钱。接下来是按辈份依次叩拜。早饭后同姓家族中的同辈人结伴向家族中长辈拜年祝福。此后再向村里在威望、有影响的异姓前辈及关系较密切的邻里前辈拜年祝福。这个时候你若站在高处,就会看到全村上下穿戴整齐的青年男女和欢蹦乱跳的孩子像穿梭一样在各家的门前进进出出,嘴里喊着爷爷奶奶、大爷大娘、叔叔婶婶、哥哥嫂嫂,身子不停地跪下起来,互相说着吉祥话。被跪拜的老人和长辈时不时向孩子们的衣袋里装好吃的和压岁钱,那种气氛和场面实在叫人难忘。

初二是拜娘舅的日子。这天早饭后少男少女们早早就穿戴整齐提着礼品去给姥姥、姥爷和舅舅妗妗拜年。身体结实的姥姥姥爷也已站在大门口等待着外孙和外孙女的到来。这个时候就可以看到许多穿着新衣和穿着花衣服的男女少年从村里村外走出走进,许久未见面的表兄表妹表姐表弟们借机聚在一起打闹说笑,外公外婆则站在一边笑得合不上嘴……这一天是少男少女最高兴的一天。

初三是新媳妇回娘家、新姑爷拜丈母娘的日子。这一天新婚的男女都打扮得漂漂亮亮,穿着整齐,拿着精心准备的礼品,有的步行,有的骑着毛驴,说着悄悄话,走向各自的目的地。在准备迎接新姑爷的娘家又是另一番的热闹。姑嫂和小姨子们早已安排好恶作剧,准备给婚后第一次登门的新女婿来一个下马威,闹一场轰天大笑。小夫妻刚刚走到娘家门口,就被嫂嫂妹妹堵在门外不让进门,非要新女婿作辑相求才能进门。女儿看到爹娘向他们诉说在婆家的情况,女婿则要“忍受”小姨和妻嫂的耍笑。刚做了新媳妇的女儿还要不时地给丈夫解围。全家人都笑得前仰后合。按照老规矩,小两口不能在娘家过夜色,拜过爹娘、兄嫂和祖宗牌位,吃过午饭就双双返回夫家。

初四,是亲朋好友相聚的日子。各家都忙完自家探亲拜年之后,好伙伴好朋友才有机会聚在一起。虽然他们平时也常在一起相聚,但比起过年时就大不一样了。这是最最放松的一天,也是无拘无束的一天。男人们在一起喝酒,打牌、说笑,女人们则一边吃着花生瓜子,一边打打闹闹,品评着谁穿的衣服最漂亮,谁家的孩子最像谁,说笑不停,打闹不停,一直要闹到半夜才回家。

初五是长辈当家人探亲访友的日子,这一天是父辈们几天忙过后最轻松的一天,也是老友们互相拜访的惯例。大家聚在一起叙往事,谈家常,交流过往经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至交,都有自己的知已,老朋友见面无话不说。借用过年闲下的机会,坐在一起抒发一下情怀,实在是不可多得的好时机。晚上全家人要坐在一起吃夜饭,这叫破五。从初六起就要忙着准备过正月十五和开春下地的活计了。

正月十五是最最热闹的,从十四到十六整整要热闹三天三夜。村里要搭台唱戏。秧歌队、高跷队天天走街上场演出。家家都准备有零食和夜饭,供演出人员随时食用。

在我们那个小山村里一共有三座庙宇,一是关帝庙,供奉的是关云长关老爷,一是奶奶庙,前殿供奉的是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后殿供奉的是送子奶奶。还有一座是佛堂,供奉的是观音菩萨。在过年期间,从腊月三十到正月十六,每天都有从四面八方赶来的善男信女,抬着供品到庙里进香献供。鞭炮声震耳欲聋。尤其是关帝庙从正月初十到正月十六,天天都在唱“三国戏”。戏台前坐满上年纪的长辈,一个个乐得合不上嘴。小伙伴们则另有一番欢乐,女孩子打线球,抛石拐,踢踺子;男孩子跳绳,推铁圈,捉迷藏,叠罗汉。再小一点的孩子在戏台周围追逐打闹……

那些过年的日子,已经过去了几十年了,现在想起来,仍然是记忆犹新,回味不尽……

王天德

发表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