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你现在这儿
Home > Comminity 社群 > 忆故乡

忆故乡

一条有生命的小河,一条通往远方的官道,一个充满活力的中心场院,一群勤劳朴实的人,两棵象征文化历史的古槐树,三座被人们供奉神像的庙宇,具有代表性的四户人家…… 这就是我记忆中的故乡。

一、 故乡的记忆

人老了,反应也慢了,对很多往事都记不清了。但每个人都有自己难忘的历史,都有永记心中的故里。

我的老家位于山西省晋东南的黎城县,由县城南行约五里,在邯长公路东侧有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乡村就是我的故土。这个小村庄名叫西洼村,村名虽不雅,但却是我永生难忘的一个非常美丽的地方。

顾名思义,洼即为凹进去的低洼之地,但村庄并未建在洼地,西洼是由一条未名泉水小河的流经而得名。这小河源于县城北面的高山脚下,河的流向本来是一直由北向南,但到了东洼村这个地方,因河流的东南岸是地势较高的黄土丘陵,河流受阻突然向西南转向。这条小河虽然不大,但每年的雨季时有山洪暴发,久经冲刷河水将东南岸冲刷出好大的一个河湾,将大量的泥土沙石推向了小河的西北岸,逐步淤积形成了一片天然绿洲,在这小河的西北岸就成了一片果木成片、垂柳成荫、鸟语花香、蔬果满园的福地,这就是远近闻名的蔬菜之乡西洼村。在这里要特别提一句的就是那一片不知是什么人在什么时代种植在小河边的垂杨柳。棵棵都是两个人才能合抱的巨大垂柳一排排挺立在小河边上,长得格外茂盛。每一棵都像一把天然的巨伞遮盖着大地,又像是仙女的头发洒落人间。披散的缕缕柳梢像雨丝一样垂落在地上,实在好看极了。如果你有机会光着脚走在树下的细沙土地上,你才会真正体会到那种美境的魅力。

这个小小的西洼村就建在这片绿洲西边的黄土高坡上,前面是一片生生不息的绿洲和终年淙淙流水不断的泉水小河。它既可避开山洪引来的灾害,又终年享受着阳光的沐浴和从绿洲飘上来的蔬果清香。站在小河边向上看,这个小村庄的层层院落都挂在上不及顶下不靠地的高坡上,树荫盖在屋顶上,袅袅炊烟或升或飘,简直就像一幅画。如果你登上坡顶的最高点,你就发现这小村庄象魔幻一样突然在你眼前消失了,而小河边的那块绿洲却尽收眼底,一片葱茏。在绿树怀抱的田野里,还可以看到影影绰绰的勤劳的农民正在劳作。这是一个多么美好的环境。写到这里,我突然感悟到故人实在是聪明,他们竟会把一个小小村庄建在这么美的地方,并且把人们的生息安排得如此安逸,真不知道他们当初是怎么找到的怎么想到的。

西洼这个小村庄在我记事时,只有几十户人家,总人口也超不过200人。村庄的布局基本分成上下两层。村前街也叫下街,是早在我国明清时期就通行的由顺德府(现今河北邢台市)通往潞安府(现今山西省长治市)的官道,是商贾马帮骆驼队必经之路。村里绝大部份人都居住在这条街的内侧。在前街对面有一个很高的独立土丘,村里人都称它为狮子头。上面盖有一座庙宇,供奉的是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后殿供奉的是送子奶奶,村里人称为奶奶庙。农历的二月二,这里有个庙会,烧香拜佛的人很多,香火极盛。此外每月的初一、十五也常见附近村庄的媳妇们前来抽签求子。在前街的南端路东建有一座规模较大的关帝庙。庙内由大雄宝殿、配殿、偏殿、廊房及戏台组成。每年正月从初一到十五,天天都有戏看,富人家还要杀猪宰羊,扶老携幼到庙里鸣放鞭炮,上供参拜.附近村庄的人也一样赶来进香献供,求保平安。戏台前有老有少坐得满满当当聚精会神看台上演的三国戏。实在是热闹非凡。在前街还有一景,除了几家饭馆和杂货店外,最惹眼的是由李姓家族开设的两处车马大店,一处在街对面,一处在东街南头,一到晚上就灯火辉煌,马嘶人叫,吆喝声不断,进进出出,人头攒动,一片繁忙景象。

在村庄的上层,是人工平整出来的约有五亩大小的一块长方形场院,村里的都把它叫做南场。这是全村绝大部分人家收打粮食和庆丰娱乐集会的中心。沿场院的西侧并排建有四座座西朝东的住宅,都是前后两重院落,是典型的四合院。有三座是青堂瓦舍,砖包门楼十分气派,漆黑的街门前有拴马桩和上马石,这是村里最富有人家的豪宅,也是制控村民生息权贵的所在。从表面上看,四家住宅都是并排建在场院的同一条线上,但四家的状况各有不同。场院最南头的是田家,是以经商为主,在县城里开有买卖(商号),田地较少,在村里没有本姓同族,对村里的政务也不大关心。与村里人的关系包括富人在内都是若即若离,但与县城官府的往来却比较密切。中间两家是本村李姓家族的领头人,也是主管全村政务主持人,两家都是以经营农业土地(包括雇工耕种自有土地和出租土地收取租谷)为主,全村约有40%的土地都是这两家分别所有。特别是村前那片最适合种蔬菜水果的绿洲,本是全村的经济命脉。绝大部份家庭是靠这块宝地养家糊口的。但在这块生命宝地中有70%以上属于这两家产权。村民要生存,就只有出高价租金租种。旱地是以亩为单位计租,而菜园地则是以分为单位计租,由此可见这两家的富裕程度了。但他们并不是为富不仁的那种人,他们的人缘很好,村里的人也很敬重他们,一般他们都能做到有求必应,对非常困苦的家庭和外来逃荒要饭的人也时常接济,并被人称誉为李善人。靠场院最北边的是王姓家族,虽然也是一进两院,但房屋年久失修已破旧不堪,街门是土坯门楼,门口铺的是鹅卵石,一看就是一个典型的破落户。虽然房屋显得破旧,但也还很有生气。从街门经过影壁进入外院,院内盖有各三大间的南北瓦房,在空地里种的有杏树、苹果树和葡萄架。在二门前的两侧种有好看的花卉。内院的正面是三座明亮的窑洞,南北两侧各有三间瓦房,院子的正中果树下放置着一方石桌,周围散放着一圈儿小方凳,十分雅致……这就是我的家。据老人说,在我之上的四代人都是买卖人出身,到我曾祖父时,家庭就开始走下坡路。由于兵荒马乱在外的商号买卖都已倒闭。到了我的父辈就是纯给人家做雇员养家糊口,到民国末期,全家就都返回农村租种土地务农,家庭生活也渐渐走向贫困。

记得在我小的时候,门前的场院每到春节和夏收时特别热闹。两种热闹内容虽然不同,但对农民来说都一样是庆丰的心情。每年的正月在这个场院都要临时搭台唱戏。村里的秧歌队、高跷队以及杂耍比赛等都要在这里表演。看热闹的人挤来拥去,呼喊声叫好声不断。小孩子们自是窜高跳下地闹个不停,热闹极了。更惬意的时节是在麦收期。麦收的时候,家家都把小麦打成捆搬到场院脱粒,整个场院堆得满满的。一到晚上就成了小伙伴们打闹玩耍的天地。玩儿累了,就坐在麦秸上听老人讲神鬼故事,一个个就像入了迷,一动不动,一声不响静静地听着。为了驱赶蚊虫的叮咬,每个人都会把从家里带来的艾蒿拧成如鸡蛋粗细的草绳点燃,放在人群周围。它既可驱赶蚊虫,又散发着一种特殊的清香气味。听着故事,嗅着艾蒿的清香,真是爽快极了。老人讲完故事回去睡觉了,这些小伙伴就横七竖八躺在麦秸上,望着漫天的星星,静静地回味着故事里的情节,向往着神仙出没的仙境,慢慢地进入梦乡,在梦里游弋飞翔……充满了童趣,充满了快乐……

二、 故乡的情结

人老了,对故乡思念更浓了。老想去看看那一批和我一起在打闹中长大的现已变成老朽的小伙伴们。

河,还是那条无名的泉水小河。这是西洼人的生命源泉。

清沏的河水终年不断,滋润着岸边的树林、果木、花草和蔬菜。家乡的人喝着小河带来的甘甜清凉的泉眼井水,收获着辛苦操劳得来的果实,过着很有节奏的田园生活,实在是一种别有滋味的享受。特别是在早春季节,这里由于地处低洼地带,环境适宜,春天比别的村庄都来得早,一过正月十五,就可以看到沿着小河边的蔬菜地里处处都有勤劳的人们在整理土地的身影。种蔬菜是一件细活儿,修整土地很有讲究。不仅要划畦统一,便于浇灌,还要把品种不同、生长时间不同的蔬菜合理分配地种在土地上,有时还要请种菜行家做指导。二月二龙抬头,奶奶庙有个庙会,家家都要去上香祈求风调雨顺。庙会一过,就进入菜园的农忙季节。这个时候就会看到过冬的蔬菜已发出嫩芽,头刀韭菜已冒出地面。桃树和梨树的花蕊已含苞待放,到处是一片生机。这是小河带来的生机,是小河带来的福音。

路,还是那条由远方来又通往远方的官道。这是一条由北向南的交通命脉。从早到晚车马不断、驼队不断、行人不断。人们说着不同的方言,哼着不同的歌曲和小调,就连吆喝牲口的语音也不一样。但他们走的是同一条道,相互打着招呼,就象老朋友一样,互相帮扶着走向远方。

这条路本来是沿着小河岸边延伸的,但由于小河流到东洼这个地方时受到东北岸高地的阻隔,向西北转了一个大弯,路也就由东洼转向西洼。在西洼村界内有一座砖砌的拱型牌坊,这是东西洼的地界。从牌坊到土地庙约有一里多地,是一条由东向西的笔直土路。土地庙座西朝东,庙前有一棵四人合围的古槐树。以古槐为中心有四条通向四面的路,形成了一个特殊的十字路口,古槐就成了环绕的中心。官道也从这里转向南行。由土地庙往南约半里地正对官道是一座座南面北的佛堂。供奉的是观音菩萨。佛堂前又是一棵四人才能合围的古槐,与土地庙前的古槐遥遥相对。这个地方是全村男女老少平时(特别是夏季)的活动中心。男人们每每在休闲时、吃中午饭时或在晚间,常常聚集到这里围坐在古槐露出地面的盘根上谈天说地,交流消息。妇女们则在男人下地后聚到这里纳鞋底、捻棉线,看孩子,一边干活儿一边拉家常。老人们则在这里乘凉聊天。孩子们从学堂放学后也要跑到这里围着古槐打闹玩游戏。一棵象征着古老文化历史的古槐,聚集着全村人的浓浓的情感。路从土地庙到村南头的关帝庙都是用青色的鹅卵石铺设,路在佛堂西侧绕进西洼村前街,进入西洼村腹地,由此一直向南延伸,顺着小河水汇入南漳河,路也跨过漳河进入潞城通往潞安府。

这个小村庄的人,是一群勤劳朴实的人。他们不仅具有一般农民勤劳朴实的特质,还由于地处南北交通要道,距县城较近,种植的蔬菜绝大部份集中卖给城里人食用,和商人打交道多等原因,就又具备了不同于别村农民的一种特殊的求学上进欲望和经商的观念。早在明清末和民国时期,村里就出现了集资办学堂的先例。从整体看,这个村子的人基本生活来源仍是以种地(包括高秆作物和蔬菜种植)为主,但挑担卖菜的、经商跑外的、做店员当掌柜的、卖饭开店的也人数很多,人们的生活理念非常活跃。全村上下,男女老少都洋溢着一种生活朝气。不管是穷人,还是富人,虽然各有不同的生活方式,但互相之间的关系都是非常融洽的。不管谁家遇有红白喜事,或病灾祸事,都会热情主动参与互相抚慰。在我的记忆中,每逢年节,特别遇到丰收的好年成,家家都要做很多平时吃不到但又很讲究的食品互相赠送。你送我家年糕,我送你家点心,你请我到你家尝鲜,我请你到我家喝酒。男人们端着饭碗串门,同辈人伸筷子抢吃抢喝。姑娘媳妇们则品头论足、说笑取乐。孩子们在这个时候是最高兴、最活跃的,东奔西窜吵着嚷着要好吃的……自是一片真情流露……对这种景象至今回想起来仍然兴奋不已……

这就是我的故乡,这就是我的乡亲,我想念他们,也怀念着过往的生活氛围……

王天德

发表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