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你现在这儿
Home > Comminity 社群 > 京剧的兴衰

京剧的兴衰

南京研讨班,提前去了一整天,为了找到合适的几次团队活动的地点。有朋友的指点和当地人的友善,很快颇具本地特色的同仁酒会和Party聚会的地点就确定下来,可是一直跑到天色已暗路灯亮了,也没有找到感觉好的小组聚会的去处。最后又回到了下午已经转了几圈的,几乎所有看上去能有点味道的店面都已进去过的秦淮古街。夜色中明亮的漫射灯光下,一个白天觉得不太合适而没有进去过的二楼小茶馆,似乎变得有些意思了。

穿过底层明亮的店堂,上二楼,四周是落地的玻璃,可以看到外面明亮的街道和远处灯火映照下的秦淮河。屋顶装饰着葡萄藤似的饰物,几案沙发是金属支架的带有些西式风格。有咖啡,有茶,有冰激凌。店家很热情,很快也理解了小组聚会的需求,订好了合适的位置和几案的摆放,留了订金,一切看上去都不错。

只有一样,店内没有苏州评弹。本以为在江苏处处都有人唱。只好与店家商量帮忙找一找,还有两天,应该有些希望。

第二天店家电话,说本地唱的人不多,暂时没能找到,不过找到了一个拉小提琴的和一位唱京戏的,问可不可以。小组聚会主要是团队成员间聊天沟通,有些气氛也可以了。谈好价钱,订下时长。静候其时。

同仁如时抵达,课程进展顺畅。第一天下午课后,各小组分头进城吃饭逛市容。至华灯初上,聚到了秦淮古街这个二楼茶馆里。

大家聊着天儿,喝着茶、咖啡,就着小点心,慢慢地互相也开起了玩笑。旁边的小提琴大师已卖力地演奏了许多曲子了,掌声也是真心的,不过好像总像是背景音乐一样,似乎与茶馆不太贴切。最后大师以压箱底儿的、在演奏的同时演唱高亢的一曲青藏高原,与大家再见。

一个端庄的南方女士走到跟前,说抱歉话筒坏了,只能放伴奏碟而直接用嗓子唱。

大家继续聊着,气氛已很融洽活跃。

京剧的伴奏音乐起来了,是样板戏,有西洋乐器在里面。音响喇叭很一般,碟也旧了,不时会有些杂音,音质不太好。

南方女士开始唱了……,大家渐渐停住了谈话,留心听着,这感觉好像不一样,起承转合,清晰可见,那婉转起落的拖腔,仿佛有绕梁之意,所有人都被唱腔吸引住了,而不时的叫好声也越来越真挚。几段唱腔下来,气氛越来越热烈,大家干脆鼓动两位年长些的同仁与这位女士合作一场《智斗》,尽管发声方法不准,这高调的地方也上不去,但二位还是激情饱满非常之努力,在女士的帮带下,一曲唱毕,赢得全场彩声,坐在茶馆角落里的另两桌客人也被感染了。

几位年轻的同仁不断地说,没想到这京剧会这么好听,绝对不像平常的印象,为什么呢,为什么呢。

看着这位中年女士非常大方的姿态和中规中矩的身段,大段的清唱毫不费力,功力很不错。同仁们在女士休息的时候向她询问起来。这一问大家不由更起敬意,女士从小随师练唱,在当地也小有名气。后来倒仓时,嗓子音色没变利索,就此做了教师,现在南京京剧院。因少有演出机会,又爱这一行,故不时出来为大家唱戏,自己也得一份内心自然的快乐。

下半场的演唱,让大家沉醉其中,更带有许多的敬意。

京剧近些年在被誉为国粹之余,其处境也颇令人慨叹。除了在电视上有专门的频道和时间播出些戏剧之外,能在日常真实舞台上看到的真戏越来越少。

前几日有位老先生携夫人路过北京,老俩口跑遍了记忆中北京各区的大小剧场:吉祥戏院早就拆了,新长安大戏院在装修,人民剧场干脆没有任何演出。去了湖广会馆,梨园剧场和老舍茶馆,里面只演那几出糊弄外国游客的简化的折子戏,还是武打多唱功少。在一个星期之内竟然就没能看上出戏。送行饭桌上老先生说起当年的情景,非常感慨,现在在京城都看不到整出的京戏喽。

老话说“拳不离手,曲不离口”,这人一松懈,身上的功夫就减。可是时下所谓的这些京戏“大师们”终日不演出,既算天天练功,也算不得真功夫啊。只靠比赛评奖,不见真观众,哪能历练出真正的演员。

这年轻人有时见到老人们摇头晃脑,痴迷于戏中,不能理解,就说时代不同,甚至还要喊出改革京剧的口号。其实这错儿犯得有些可怜。

所谓的现代声音重现科技,无非是依照中学物理定律简化现实后实现的。尽管号称进入数码时代,但能够真实地记录和回放人类所发出的自然声音,还是个无法企及的梦想。像话筒这样的东西,实际上能反映的真实声音侧面已经很少,又何况带有人类特有的微妙特征的戏曲唱腔细节。其实这类科技的用途恰好相反,它们最常用来产生某个人不能产生的声音,现代歌星们常常为人所诟病就是为此。

所以通过电视或光盘听戏,简直是受罪,年轻人的感觉没错。可老人们为什么乐此不疲呢?因为他们听到过京戏演出现场那真嗓子所唱之真实境界,而电视或光盘所发出的有限范围的电子声音只是帮助他们忆起了当时现场上那无法记录的真实情景,那样地历历在目,那样地清晰在耳。其绕梁三日不绝于耳之美妙,可以乐人半生而不衰。

这怪不了年轻人。当演员都用上了微型话筒,剧场里安上了高级音响,这戏的真味道也就丧尽了,就更无法让年轻人感受到真正的京戏是什么样子。

该如何听京戏?能坐二百人的空场,没有任何电子设备,真锣真家伙,真嗓子靠功力让场内所有人听得清清楚楚,还要从容不迫,有滋有味。这戏保证听上一小段儿就能管半年。

唱戏的不能吃得太饱了,饱食终日,筋脉横解,如何演真戏?像那些地方小剧团的演员,认真唱上几年,都能挑起大梁。只有长年真诚服务观众,为他们认可,才能有饭吃,才能年年有戏唱。

王旭辉

发表评论

Top